当前位置:永利皇宫

城管围殴摊主致残续:当事人滞留派出所未获救治

2019-07-29 网站地图 :114รอง

城管围殴摊主致残续:当事人滞留派出所未获救治
彭林的两个孩子对变故懵懂不知 新民网 薛骁翔 摄

城管围殴摊主致残续:当事人滞留派出所未获救治
彭林家属向新民网记者出示照片展示彭林的伤情 新民网 薛骁翔 摄

  【新民网・独家报道】闵行城管涉嫌群殴摊主一事在近日被媒体揭开“冰山一角”。但是至7月28日零时,作为当事一方的闵行城管大队仍保持着沉默,相关信息亦不公开。新民网记者从被殴当事人家属及事发地周围目击者口述中,尽量还原事件真相。而在还原过程中,记者发现此次事件存有诸多疑点。

   疑点一:当事人为何滞留派出所数小时而未获救治

  陈传义,被殴当事人彭林的妻舅,7月11日晚上9点,就是他将彭林从当地的纪王派出所背到了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华泰医院。

  在上海华山医院采访时,陈传义向新民网记者如是说:“我妹夫是11日下午5点左右被城管队员送到了派出所,送来时伤情已经很严重,但派出所民警此前是将我妹夫羁押在了审讯室内。”

  彭林在审讯室里的4个小时,警方是否知道彭林已重伤在身?

  一份从彭林家属手中得到的,由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单上显示,彭林最初接受治疗的时间为7月11日晚间9点之后。

  7月11日晚间9点,陈传义首先将伤痕累累的彭林背到了事发地附近的华泰医院救治,但华泰医院规模较小,无法诊断伤情,后警方陪同家属将彭林转到了长宁区中心医院。据彭林家属向新民网记者提供的一份长宁区中心医院自7月11日至7月13日关于彭林的病情报告显示,7月11日晚,长宁区中心医院急诊对于彭林的初步诊断结果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需入院观察。但随着彭林的病情不断恶化,至7月13日上午,长宁区中心医院专家又对彭林进行了会诊,发现彭林存在严重的内伤情况。而此时,彭林病情已显著恶化且丧失知觉。此后,彭林被转院至华山医院ICU病房。

  从家属提供的彭林伤势照片来看,彭林送到纪王派出所时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彭林的妻子陈传英无法理解,为何彭林滞留派出所数小时,而未获救治?

  根据警方通报,派出所民警当时并未及时发现彭林伤情。

   疑点二:殴打彭林者,究竟多少人?

  此次闵行城管涉嫌围殴摊贩一事,闵行警方已介入调查并刑拘5名打人者。但据多位目击者表示,他们都曾看见有十多个城管先后上了彭林被殴打现场的一辆大型客车,并为此签名作证。

  据东方早报报道,现场目击者向记者还原事发当时的一个细节――城管将彭林拖上车后,客车的车窗窗帘随之被城管拉上。十多人的车内,究竟有多少人参与殴打了彭林?不得而知。

  闵行区华漕镇城管监察分队的徐姓队长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天执法行动将以当天录像为主。那么在彭林被殴的车厢现场内,是否也有录像资料?而华漕镇当地居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表示,类似华漕镇城管打人的事情每个礼拜都会发生,居民已屡见不鲜。

   彭林的病情正在恶化 或将成植物人

  7月27日晚,彭林的病情仍在趋于恶化。在华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外,一直守候在旁的妻子陈传英告诉记者,彭林的神志不是很清楚。这几天,在切开了喉管后,医院将进食管直接通进胃中,输入流质以维持彭林的生命。陈传英说,“人其实还是有知觉的,例如,当说起‘城管’等特定的字眼,彭林会流出眼泪。但情况似乎一天比一天糟糕。”

  话间,彭林与陈传英4个月大的二儿子饿了,在一阵讨吃的呢喃后,陈传英拉起上衣,开始喂奶。而彭林3岁半的大儿子彭家旺(音)则在一旁顽皮地对着镜头摆出各种造型,陈传英擦掉刚才情绪激动时流下的眼泪说,“孩子太小,不懂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爸爸出了点事情。”彭林是家中的顶梁柱,每个月两千余元的卖菜收入维持着家中的开销。两个月前,为改善生活,彭林开始在小店中卖西瓜,不久后殴人事件发生。想到之后的生活,陈传英随即又愁上心头,再次泪水涟涟。

  陈传英告诉记者,从27日下午了解到的彭林的病情来看,情况只能用“每况愈下”来形容。当切开喉管后,彭林已无自主呼吸,主动意识很弱。根据彭林家属提供的一份此前长宁区中心医院的诊断报告显示,彭林的余生将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在床上度过,仅有三分之一的希望恢复部分器官功能。因脊髓损伤、腰椎滑脱等伤情,彭林很可能因此成为植物人。(新民网记者 薛骁翔 萧君玮)

2009-6-29 cl begin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2009-07-28/023818308614.shtml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