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

42岁男子献血3天后在医院猝死(图)

2019-07-30 网站地图 :204รอง

42岁男子献血3天后在医院猝死(图)
家属手中拿的是医生给褚孟弟开的处方 图片来源:现代金报

42岁男子献血3天后在医院猝死(图)
褚孟弟生前和家人的合照

  时报记者 李笛

  5月20日电 2009年5月4日,宁海县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

  “王军,帮我把被子捡起来。”褚孟弟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打着点滴,神志清醒。

  当日,褚孟弟因感下肢乏力,堂弟王军陪着他一起来到这家医院看急诊。而之前,褚孟弟身体壮实,很少生病。

  王军捡起被子,紧挨着褚孟弟坐下。

  突然,褚孟弟嘴巴猛地张开,发出“呼、呼、呼”的声音,呼吸越来越困难,脸色突变。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王军看到这情形,手足无措起来。

  褚孟弟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短短几分钟后,已经无法开口说话。王军飞奔着去找医生。很快,护士来了,喊着:“褚孟弟!褚孟弟!”褚孟弟一点没有反应。护士又去喊医生。医生见状,叫王军立即电话通知家人。等王军打好电话,看到医生已经在对褚孟弟进行抢救。但是最终褚孟弟还是走了,年仅42岁。

  医院宣布褚孟弟的死亡时间是:16:38。死亡原因:首先考虑低钾血症致心跳骤停。

  一个原本神志清醒的病人,数分钟后突然离去,这让家属难以接受。事后,宁海县第一人民医院办公室冯主任告诉记者,病人死亡不久,家属来到医院急诊室讨说法,曾一度使急诊室无法正常接诊。

  事件最后在当地公安部门介入下,得以平息。

  据记者了解,褚孟弟在去宁海县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的三天前,曾在当地参加过献血。此后几天,褚逐渐觉得腿酸、身体乏力。

  献血,输液,死亡。这三个细节集中在褚孟弟身上,让这起死亡事件变得更加迷雾重重。在宁海当地的一论坛上,关于这起事件的帖子跟帖达到50多页:有些网民认为,褚孟弟之死与医院抢救不力有关;也有网民表示,死亡与献血有关,以后献血要当心了。

  事件发生后,医院委托了宁波市一家医疗纠纷处置中心处理这起纠纷,但截至本报采访,事件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褚孟弟的尸体仍然保存在当地殡仪馆。

   三天前他曾献血

  5月1日,褚孟弟带着年仅11岁的儿子在宁海街头闲逛。

  五一放假之前,学校要求学生利用假期,与家长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儿子的话,让爱子心切的褚孟弟记在了心里。

  逛到宁海大厦时,父子二人看到当地献血办的流动采血车停在那儿。商议之后,褚孟弟决定献血,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褚孟弟最终献血400毫升。

  回家路上,褚孟弟担心献血会被家人埋怨,就偷偷和儿子约定:这是父子二人的小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第二天一早,褚孟弟带着儿子去台州三门的父母家中。

  “一到家就去睡觉了,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起床。”褚母告诉记者。“以前,他每次回家都要去自家的鱼塘干活。”

  另一个反常的细节是,以前每次回家吃过晚饭后,褚孟弟都要去村里邻居家串门、搓麻将。但是这次,褚孟弟晚饭后早早睡觉了。

  5月3日早晨6点多钟,褚孟弟起床见到母亲后说,“我的小腿酸痛、浑身无力。”这时,一旁的孙子告诉奶奶:爸爸前天献血了。

  褚母听后,联想到儿子前一天的反常表现,心疼不已,从房间里拿了300元,硬塞给了褚孟弟,“去买点营养品补补身子。”

  父子俩回去前,褚母从家里拿了一瓶腌制的泥螺,让褚孟弟带回家。可在回家的路上,泥螺罐居然从褚孟弟手中摔落了。回到宁海后,褚曾笑着对妻子说:“这么轻的东西都拿不住,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而褚妻褚爱素告诉记者,褚孟弟从三门老家回来的当晚,她就明显感觉到了丈夫身体的变化,“他连自己的洗脚水都端不动,还是我帮他倒掉的。”

  5月4日清晨5点多,褚孟弟已经无法下床了,“早上刷牙洗脸他都没有下床,是我端水给他洗脸的。”

  5月4日凌晨5点钟的时候,宁海县献血办的值班人员接到了褚孟弟打来的求救电话。

  不久,献血办负责采血工作的林主任赶到褚家。“当时我看他躺在床上,情况的确非常严重,立即向领导求援。”林主任告诉记者。

  9点40分左右,褚孟弟被采血办送到宁海县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当时,褚孟弟的表侄陈斌陪同。

  陈斌回忆,褚孟弟被送进急诊室后,来了两位女医生。医生检查了褚孟弟的血压、心电图,并抽血化验,随后开始输液。

  大约在11点45分左右,化验结果出来了:褚孟弟患有严重的低钾血症。

  医生告诉记者,正常人体内钾含量应该是3.5-5.5mmol/L之间,而当时褚孟弟的化验结果,钾含量仅2.0。

  于是,医生立即开始对褚孟弟进行输液补钾治疗。直到褚孟弟死亡,期间补钾不断。

   死亡原因扑朔迷离

   家属:医院治疗方案不对

  褚孟弟死亡之后,家属在网上搜索了大量关于低钾血症的治疗方案。在这些治疗方案中,都提到人体若需补钾最好口服,在患者因恶心、呕吐等原因不能口服时,才考虑输液补钾。

  因此,家属认为,是医院治疗不当从而导致了褚孟弟的死亡。

   医院:救治不存在过错

  对此,负责调查这起医疗纠纷的医院医政科潘科长告诉记者,补钾的途径非常多,口服、输液都可以,“医院对褚孟弟的救治不存在过错。”

  5月4日,宁海县第一人民医院出具了一份“褚孟弟患者诊疗经过”的说明,回应家属的质疑。该材料上明确,患者是在5月4日11点左右来医院急诊。

  但记者在医院的众多化验报告中看到,医院对褚孟弟进行化验的时间,是在当日10点左右。

  “医院连看病时间都搞不清楚,这样的说明怎么令人信服。”褚孟弟家属对医院出具的这份说明表示质疑。

  另一个问题是,记者在褚孟弟最后一次血清化验报告――15:18送检的样本中看到,褚当时体内钾的测定结果是1.9。褚孟弟最初的化验结果,体内钾含量是2.0。在最初的检测结果出来后,褚孟弟已经持续补钾数小时,为什么体内钾含量不升反降呢?潘科长表示,自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能作答。

   献血办:献血不会导致低钾血症

  “献血是不会导致低钾血症的。”接受采访时,宁海市献血办主任褚勇伟这样告诉记者。

  采访中,褚勇伟坦陈,低钾血症的临床表现和献血后的人体反应有相似之处。

  记者了解到,轻微的低钾血症一般不会有明显的临床表现。但病情较为严重时,临床表现就会出现四肢乏力、腿软。这与人体献血后的表现类似,也是肢体乏力,腿软。

  而对于褚孟弟献血后三天内的身体状况,当地献血办一直以献血后的正常反应来处置。

  在宁海县献血办,保存着褚孟弟和献血办工作人员之间的三次电话录音。

  双方第一次通话是在5月2日14:42,献血办对褚孟弟献血后进行的回访。电话中,褚说身体状况还好。献血办建议其多喝汤,注意休息。

  第二次电话是5月3日7:47,是褚孟弟感觉不适后打来电话咨询。电话中,褚说昨天感觉还好,今天感觉腿软、很累。献血办工作人员建议其要休息好,并表示请教专家后会给其进一步建议。

  第三次电话是5月3日8:34,是工作人员请教相关专家后的回复电话。电话中,褚孟弟仍说感觉特别累,腿很重。献血办工作人员答复:是有这样的反应,要多休息。

  第三次电话沟通后的次日上午,褚孟弟被献血办工作人员背进了医院急诊室。

  事件发生后,褚孟弟的家人对于宁海县献血办的处置办法也表示了异议。

  那么,褚孟弟献血后的表现,究竟是低钾血症的临床表现,还是献血后的正常反应呢?他的死,原因究竟又是什么呢?目前谁也说不清楚。

   专家:低钾状态下不宜献血

  “健康人的血钾在3.5-5.5,长期腹泻、呕吐、小便增多,或者大量出汗后,都容易导致脱水,期间,人体内的钾就会相应流失。这种轻微的缺钾补钾方式非常简单,饮料、大米中都含有非常丰富的钾。”几位接受采访的医生告诉记者。

  “血钾到了2.0,则属于严重的低钾血症,很容易引起心律失常、骤停。”浙江医院肾内科主任陈建国告诉记者,“对于严重的低钾血症患者,补钾不能按照常规的方法,要同时加大氯化钾的剂量。”

  陈建国说,低钾状态下不宜去献血,“低钾本身就是一个不健康的状态。献血后,需要补充一定的水分,如果献血者本身血钾比较低,经过吸收的水分稀释后,血钾就更低,有可能诱发低钾血症。”

  在宁海县献血办,记者看到,对献血者身体状况的把关,主要依据的是两份表格:《公民献血登记表》和《献血健康情况征询表》,制表单位是宁波市献血办。

  在以上两份表格中,记者没能查阅到有关低钾血症的检验内容。

  对此,献血办办公室主任褚勇伟解释,两份表格的制订依据的是卫生部《血站管理办法》等有关办法,这些办法中,并没有要求对低钾血症进行检查。

  另一个较难操作的现实是,对人体钾指标的测定,必须做电解质,这需要的时间较长。“要让献血志愿者长时间等待,这不现实。”褚勇伟说。

   事件后遗症

   坊间谣言四起

  褚孟弟死亡事件发生后,对宁海县的献血工作带来了后遗症。最具杀伤力的就是当地民间谣言四起,更有版本传言,献血者死在献血现场。

  面对如此谣传,褚勇伟直摇头,“我们也在积极稳定献血队伍,通过献血志愿者QQ群、手机短信等做好解释工作。”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s/2009-05-20/141217854481.shtml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