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

中国防犯猪流感杀鸡用牛刀?赌博还是科学?

2019-07-30 网站地图 :248รอง

中国防犯猪流感杀鸡用牛刀?赌博还是科学? 2009-05-19 13:29:15

转 文学城

目前暑假将临,很多人的回国计划被猪流感打乱。针对中国的隔离措施,某些外国人也有意见。那么,中国究竟有没有小题大作呢?中国所采取的隔离措施有没有必要?其成本是否值其效益?

我们知道,猪流感刚爆发时,美国人也慌了一阵子,连副总统拜登都口出谬言,引来一阵讨伐之声。不过,当疾病控制中心(CDC)发现猪流感与一般季节性流感死亡率没什么差别时,便很快中断了每日通报,局势也很快稳定下来。虽然全美病发率很高,但重病率和死亡率都很低。应当说CDC的处理措施到目前为止是正确的,是有科学依据的,而不是赌博。

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有与CDC一样的看法。以下是WHO网站的信息。http://www.who.int/csr/disease/swineflu/frequently_asked_questions/travel/zh/index.html

1。旅行是否安全?

是的。世卫组织未建议因甲型H1N1流感病毒暴发而限制旅行。如今国际旅行发展迅猛,出行人员遍及世界各地。限制旅行,规定旅行限制,对制止病毒蔓延效果甚微,只会给全球共同体带来极大混乱。

甲型H1N1流感在世界许多地区已经得到确认。目前的焦点是通过迅速确诊以及为患者提供适当医疗,尽量减轻病毒的影响,而不是如何停止其在国际上的蔓延。

虽然确认旅行者的流感症状和体征是有效监测技术,但对减轻流感流行并不奏效,因为病毒可在症状显现前进行人与人传播。

基于数学模型进行的科学研究表明,限制旅行对制止疾病蔓延效果有限或没有效果。以往流感大流行的历史以及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经验证实了这一点。

2。世卫组织是否建议在国家出入境口岸进行筛查,以发现是否有患病的旅客?

没有建议。我们并不认为出入境筛查可减少这一疾病的传播。不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规定,针对一种公共卫生风险采取国家一级措施,应由国家当局来决定。

凡对国际交通采取重大干预措施(比如,推迟一名乘客登机时间超过24小时,或者拒绝一名旅客入境或离境)的国家,必须就其采取的行动向世卫组织提供存在公共卫生风险的理由和证据。世卫组织将与所有会员国一道就此类事项采取后续行动。

旅客应始终受到有尊严的待遇,并尊重旅客的人权。

3。外出旅行时如何做好自我保护,避免感染甲型H1N1流感?

患病的人应当推迟旅行计划。旅行回来的人如果患病,应当与卫生保健机构联系。

旅行者遵循外出旅行及日常生活中所适用的一些简单的预防做法,即可保护自己和他人。

可见,目前的猪流感病株并不如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可怕,与当年的SARS没有可比性,不能机械照搬。卫生部门应当大力宣传这些普及知识,既不疏忽,也没必要如临大敌。

然而,中国在这个时候却发其道而行之,对所有海外可能接触到的归国人员实施不同形式的隔离。我个人认为这里的科学成分较少,赌博的成分较大。按目前全球近万人的患者的情况来看,隔离未发病人员或按一级传染病的规模来处理患者,似乎是没有必要的。但目前的病毒也有可能变异成为毒性更大的、致死率更高的病毒。果如此,那么中国的防犯措施就显得有其必要了。所以,中国卫生部门可能赌的也是这一点。实际上,美国CDC的工作重点也在这里,即把主要精力放在对病毒的监控上,而非对病人的监控上。

我能理解中国有关方面这样做的理由,中国人口密集,卫生状况尚不如人意,疾病传遍起来速度会非常快。正因如此,应当借此机会,加强公共卫生知识的宣传,由其是公共厕所的洗手习惯的培养。相比之下隔离归国人员一是没有必要,二是影响正常的商业往来和学术交流。大家回去一趟都不容易,在家猫一周,太难了。我感觉,由于卫生部门宣传的失当,海外华人此刻似乎成了真正的“瘟疫”了。

另外,我不知道,中国这次所谓的“过激”行动有没有当权者怕丢官的成分。我记得SARS流行事件曾让不少人丢官。记取前人的教训,那么很自然地,现在的行政人员会矫枉过正,因为措施越猛,病例越少,位子就越稳。当权者如果是为人民着想,当然是百姓之福,而如果只为自己乌纱帽打算,怀有赌博心理,拿国家的钱和人民的正常生活不当回事,那就不敢恭维了。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