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皇宫

世界纪录在挑战极限中“炼成”

2019-06-17 网站地图 :127รอง

    顺利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的郭川返回家乡青岛,成为“中国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第一人”和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的世界纪录创造者。他这近138天的航行到底有多难,难到此前从未有人完成过?
    郭川选择的是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因此一路上要靠他一个人通过调节风帆等方式来借助自然力量前行,而且不能停靠,不能接受任何形式的外来援助,哪怕一瓶水和一个手势。
    “郭川的船上有一个‘黑匣子’,里面有一个GPS,回来通过电脑读取,就能知道郭川航行的轨迹,并以此来判断他是否有停靠和是否实现了环球航海。”国际帆联仲裁专员曲春告诉记者。
   按照国际帆联的相关规定,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的总里程数不能少于21600海里。因此,郭川在绕过合恩角后,没有直接向西,而是一路向北,绕过国际帆联设定的浮标,从而保证他的航行里程不少于21600海里。
    郭川去年11月18日从青岛出发,但出发后不久,就遇到了台风“宝霞”。当时郭川已航行至热带低纬度地区,与风暴中心十分接近,但飓风的移动路线和速度一直在变化,路线选择变得非常困难。郭川当机立断决定顺风南下,并于11月30日行驶至风暴南侧,成功摆脱了灾难性天气的威胁。
    除了大风大浪,同样头疼的是无风。去年12月13日,已经行驶至所罗门群岛北部的郭川遭遇了起航以来最为糟糕的无风天气,船速基本为零,船被困在原地七八个小时动弹不得。3月11日,郭川抵达印尼巽他海峡以南约200海里的区域。眼看海峡就在前方,但疲软的海风让郭川有些束手无策。当时风速只有5节,船速2节,气温则已飙升至35摄氏度。郭川陆域保障团队气象专家克·杜马告诉记者,在郭川接近合恩角时,纬度越来越高,气温越来越低,风浪越来越大。他不仅要注意风向,更要注意漂流的浮冰块。“现场具体情况只有郭川知道,所以我只能给一些建议,需要他作出合理的选择。”他说。
    郭川出发不到10天,“青岛号”横风帆一个固定点的绳缆在与轮轴发生摩擦后突然断裂,他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花费一个小时才将面积约100平方米的横风帆铺在水面上并重新收好。不久,郭川又发现舱内的柴油发电机不工作了。
    发电机是“青岛号”上最重要的电能来源,这一故障给郭川平添了不小的压力。在通过紧张的排查以及与岸上支持团队的沟通后,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2月25日,发电机又“罢工”了。此外,郭川出发前准备了大量的冷冻脱水食品,都是从法国带回来的,另外是一些中式食品。他出航后发现,喜欢吃的中式食品太少,刚到一半就不够吃了,他就一直在节省,因此经常处于半饥饿状态。
    在进入台湾海峡后,睡眠不足也是郭川的一大挑战。在大洋航行,郭川还能利用电子自动舵每天休息两三个小时,但台湾海峡的天气与预报的不一致,风速飙升至30节,加上渔船和渔网,郭川三天三夜无休眠;即将重返青岛前,郭川又因大量商船、渔船及渔网,两天两夜没能合眼。
    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究竟有多么不容易?英国著名航海杂志《帆船世界》最近撰文称,郭川将很有可能成为全世界第200个成就这一伟业的水手。而迄今为止,我们这个星球上已有4000余人登顶珠峰,近500人上过太空。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151